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五集第一章

    时间:2018-05-14 身陷囚狱的唐五经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精神矍铄,衣着整洁,想来知府俞善默虽然不愿得罪沈熠,却给自己留了条后路,只是他见到我进来,脸上却闪过一丝狐疑。
      「不是看在你大哥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我没好气的道,和牢头核对了手令,那边唐五经已经换上了暧昧笑容。
      「五经代大哥谢过王大人对敝门的厚爱,只是五经也有日子没见到大哥了,心中甚是挂念,大人可知道他的行蹤?」
      「你大哥在哪儿,你们唐门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倒是你,少去惹是生非,小心招来祸事!」
      这小子还不知道我和唐天文一系关係非同一般,倒反过来打探起我的口风来了,心中暗自冷笑,嘴上更是不留情面。
      「五经哪敢在人家地面上放肆,只是那些地痞太横行霸道,实在是让五经看不过眼。」
      「这跟你有什么关係!」我批驳道:「松江府还没着急哪,轮得到你越厨代庖吗?!」
      「怪不得大人的官越做越大。」配合着那张真诚的笑脸,略有些讥讽的话语听起来倒像是恭维了。
      一出牢房便见到了俞善默,唐五经知道他等的是我,可依旧乖巧地上前道谢,绝口不提其实就是俞亲自下令抓的自己。俞善默申斥了他几句,言辞中自然透露出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这么快放他出来的。只是等出了府衙,唐五经正和几个来接他的江湖汉子寒暄,却见一个捕头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道:「大、大人,不好了,城西重伤的那个泼皮王三断气死啦!」
      等接到线报说唐门老六唐天运正匆忙赶往松江的时候,我已经和沈熠拟好了诱捕宋廷之的行动计划,悄悄踏上了返程。沈家需要赔偿唐门大批珠宝原料,这是珠宝界人所共知的事情,断了宗设这条路,这批原料势必要向各大珠宝行购买,联繫霁月斋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这么一大笔买卖,沈熠要求亲自与宋廷之谈判更是合情合理。至于唐五经,我没指望靠一个泼皮的死来砍掉他的脑袋,不过,在大牢里把他关上个三两个月却不成问题,也正好让沈熠卖个人情给唐天威。
      沈府鱼龙混杂,高手云集,宝亭便心有顾忌,而我也惦记着保存她大妇的颜面,住了两天竟是秋毫无犯,等中午在昆山打尖,望着出浴后容光焕发的宝亭,我忍不住色心大动,宝亭虽然羞羞答答,可「奴为出来难,叫君恣意怜」,白日里头便和我欢好起来。
      云收雨散已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想剿倭的诸项事宜已经落实妥当,我反倒不急着回苏州了。
      「宝亭,你说咱们在昆山住上一宿如何?」
      宝亭迷迷糊糊应了一声便沉沉睡去,紫烟少年心性,缠着我带她逛街,我记起桂萼的同僚詹事府詹事顾鼎臣就是昆山人,就说好先去顾家拜访。
      从顾府出来,紫烟已是昏昏欲睡,待见到街上的新奇饰物,她才精神一振,只是看许多店舖已经要打烊了,不由撅起小嘴埋怨道:「那老头满口之乎者也的,也亏主子能应付他了那么长时间。」
      「顾老先生是一榜状元的老子,不卖弄点学问岂不有失身份?」
      「那老头的儿子是状元?」紫烟讶道。
      「你不知道?本朝昆山一共出了两个状元,一个是前年去世的礼部尚书毛澄,另一个就是这位顾老先生的儿子顾鼎臣了,昆山十二年间出了两个状元,这可是轰动江南文坛的一段佳话。」
      「那扬州出过状元吗?」紫烟好奇地问道。
      「就等着你主子去中了。」我开着玩笑道,一旁的小贩见我一身儒衫,十分会凑趣,拿来一把团扇非要请未来的状元公留下墨宝,紫烟开心,便零七碎八地从他那儿买了一堆小玩意了挂在身上,走起路来,叮噹作响,加之貌美如花,伴之巧笑盈盈,惹得街上众人纷纷驻足观看。
      六娘为什么要培养出这么一个畸形的小妖精来呢?相比她姐姐庄青烟的文采风流,紫烟就像是一个不太懂事的顽童,身为六娘的关门弟子,她竟只学到了她师傅的一点皮毛。
      「乾娘应该多让你读些书才是。」我感慨道。
      「若是师父教我读书了,那主子你还教给我什么呀?」紫烟嘻嘻一笑:「再说,师父说了,女人书读多了就会胡思乱想,反而不幸福。」
      我一皱眉:「这是什么话!你看宝亭解雨,书读得够多了,可她们不幸福吗?」
      「可天底下有几个爷这样的人物啊?」
      我噗哧一乐:「这话倒也有理。」紫烟得理不饶人,道:「就说姐姐,除了爷,她看谁都不顺眼,还有大师姐……」
      等了半天,却没了下文,我便好奇地问道:「柳鸣怎么啦?」
      「她……她现在每天都要吃栗子镇的湖虾啦!」
      「这和读书有什么关係?」
      「当然有啦!」紫烟娇蛮道,知道自己说不出道理,没等我再问,她已拉住了我的胳膊,一脸央求之色:「婢子喜欢主子讲故事,可一看见那些曲里拐弯的文字就头疼,您就饶了婢子吧。」
      「怪不得一教你写字就愁眉苦脸的,」我笑道,隔着春衫,依旧能够感觉出来,她胸前的那对玲珑玉兔就像这柳浪莺歌一般透着盎然春意,心旌摇曳下,我也懒得去理会柳鸣癖好的由来了。
      「动少、动少……」
      正和紫烟徜徉街头,突听背后有人朗声叫我,回头一看,竟是李思和苏瑾。
      并不是所有美好的事物带给人的都是愉悦的心情,望着一只璧人,我心中说不出来的厌烦。
      「这斯真是阴魂不散。」我小声嘟哝了一句,李思已含笑而来。
      「动少好兴致!怪不得推事府里见不到你的人影,原来是陪美人来着,做官做到动少这份儿上,真是让人歎为观止啊!」
      「那是江湖朋友给我王动面子。」我不鹹不淡地道:「贤伉俪这又是去哪儿潇洒啊?」心里却暗骂,臭小子,你得意什么?!就算苏瑾变了心,老子还是啖了她的头道汤,你吃的还是老子的残羹剩饭呢!可心头隐痛却始终挥之不去。
      「动少不知道吗?」李思讶道:「百花帮易帮主因为弟子失蹤,去松江府和沈家交涉未果,把在同盟会的人手全部抽调出来,準备去沈家兴师问罪,齐盟主怕她一时冲动闯出什么祸事来,派我去松江协调。」
      怕是你急着调查静闲的生死自己讨了这件差事吧,我心中暗忖,就算易湄儿沈不住气,可清风却是老谋深算,如此小题大做,想来是练家有意趁机与大江盟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或许就是因为我的出现打乱了练家计划的缘故吧。
      林筠的意志并不坚强,在武舞的皮鞭下,她早供出盗去她红丸的人是清雨的高徒、新进名人录排名八十的玄苦,这颇出乎我的预料,原本总觉得清风无论如何也要给宫难留一些资源,可看来事情并非如此,这让我不禁对宫难的身份产生了一丝动摇。不过,林筠显然不是练家的核心人物,她并不知道百花帮与练家和清风之间那层紧密的关係,我也就无法从她嘴里得到练家的相关情报。
      静闲却截然不同,她严守着和李思之间的秘密,解、武两女不是用刑的高手,不像沈熠那么疯狂,而我对宋素卿和梅娘又不是特别放心,不愿让她们插手此事,几天下来,竟没从静闲嘴里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越是如此,我越觉得她身上隐藏着绝大的秘密,而这秘密十有八九与李思有关,看李思的模样,更证实了我的猜想。
      「易帮主为弟子报仇心切可以理解,可沈家也是受害者,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宗设,李兄和易帮主同为同盟会的骨干,这个道理该和她讲清楚才是。再说,沈家才成为军民合作的典範,一旦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恐怕军方的反应会相当强烈。」
      虽然有木蝉、清雾坐镇沈家,可易湄儿和李思这一明一暗的夹攻也够沈熠喝一壶的了,藉着易湄儿的名头,我狠狠敲打了一下李思,他眼中果然闪过一丝阴戾。
      苏瑾一直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我和李思,彷彿并不知道两人平静的对话下其实是暗流涌动,紫烟眼珠一转,跑过去拉住她的手,似是漫无心机地笑问道:「苏姐姐,你身边那个武功厉害的保镖呢,怎么好长时间没见到他啦?」
      「哪儿来的什么保镖啊,」苏瑾微微一怔,目光不由自主地掠过我的脸,才对紫烟道:「他老人家是姐姐恩公,救过姐姐的命,不放心姐姐的安全,才一路跟下来的,现在姐姐有了李郎,他自然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哼,你当我不知道清云打的什么主意吗?」李思却冷笑道:「总算这老家伙还算识趣,不然,我让他武当四清变三清!」
      苏瑾却不着恼,嫣然笑道:「一个方外之人,又是个老人家,你也要吃醋,可前几日万里流疯言疯语的,你倒轻易放过他了!」
      「清云岂是万里流那种蠢物所能相比的?说起来万里流还不如他身边的那个宗亮呢!」李思颜色稍霁,可嘴上却不肯放鬆,直到苏瑾拉着他的胳膊匿声娇镇,他才展颜笑道:「既然你看万里流不顺眼,哪天我就揍他一顿替你出气。」
      从苏瑾的嘴里证实了那青衣人果然就是武当四清中的孤竹清云。当然,他的出现决不会像苏瑾说的那么简单,对武当来说,清云以长老之尊来保护一个名妓,无论如何都会对门派的声誉产生相当恶劣的影响,就算苏瑾对武当的重要性已经达到了必须要出动长老一级的人物来保护的地步,它也可以为掩盖清云的身份使出种种掩饰手段,然而事实是清云只带了一副死人面具了事,再无门中弟子配合,联想到在扬州得到的情报,我心中忽地一动,莫非清云与清风之间有什么芥蒂不成?
      不过武当派若真是狗咬狗咬得一嘴毛,我乐得静观其变,让我窝心的是,那个搞大了苏瑾肚子的混蛋究竟是谁,我至今一点眉目都没有;而苏瑾虽然与我意断情绝,我却不想找她的麻烦,心中那股始终难消的恨意唯有靠找到那个混蛋来发洩了。
      望着李、苏两人远去的背影,紫烟突然若有所思地道:「苏姐姐她现在……真的很快乐吗?」
      「?」我心头猛地一悸。
      「啊,只是婢子胡思乱想啦!」紫烟被我的神情吓了一跳,愣了一会儿神才顽皮地吐了吐舌头,笑道:「主子,苏姐姐真是你的剋星呢!」
      回到竹园,刚进大门,还没来得及与众女亲热,高七媳妇已经过来稟告,说应天府来了一位白先生正在客厅等候。
      白澜虽然要我每三个月去应天汇报一次工作,可眼下离期限还有二十天,他怎么等不及就来了?心下狐疑,快步赶到客厅,屋里端坐的那人正是白澜白晓生。
      没等我行礼,他已经一个高蹦了起来:「别情,听说你要放弃今年的会试?」
      看他一脸焦急,我顿时猜到了他的来意,心里一阵轻鬆,却依旧恭敬地见了礼,才道:「学生现在正辅佐南京五军断事官沈希仪大人剿灭倭寇宗设,实在是分身乏术啊!」便把剿倭的来龙去脉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
      白澜颓然倒在了官帽椅里,长歎一声:「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知道他虽贵为蜀王妹婿,可也不敢轻易插手军队事务,特别是南京守备徐老公爷素来耿直难缠,他更不敢轻易向他开口要人。看一向从容冷静的他此时满脸沮丧,我不忍心再逗他,小声道:「其实大人急于回京,只是为了宁白儿宁姑娘而已,不过,大人想没想过,天子脚下那么多才俊宁姑娘都看不上眼,偏偏中意于大人,是何道理?」
      白澜「腾」地一声站起,眼中厉芒一闪,却没说话,在厅里溜跶了十好几个来回,突然站定下来,展颜欣慰一笑。
      「好、好!我白晓生果然没看走眼!不错,白儿开始接近我的时候,确是为了我手中握着江湖各大门派的命脉,而我当初虚与蛇委,也是想藉机了解江湖最神秘的门派之一——魔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是……」
      他幽幽歎了口气:「男女之事,最是难以琢磨。我和她日久生情,最后竟然弄假成真,再也无法分开了。眼下已经有人开始怀疑白儿的身份,而她年纪渐大,也早想退出江湖,再说又怀了我的骨肉,我若再不退出这个是非圈子,恐怕会给她们母子带来灾祸。」
      我闻言心中不禁暗自唏嘘,自从从宝亭四娘那里得到了许多星宗的情报,我已经大致猜到,我之所以能被白澜选中,不光是因为解元的名头和一身好武功,宁白儿,这位素未谋面的星宗师姐或许起了更大的作用,星宗的彻底兑变改变了白澜对魔门的印象,我是魔门弟子的传言非但没能让他改变自己的心意,反而可能更加爱屋及乌了。
      「大人一回京,宁姑娘就告失蹤,有心人一眼就会看出这其中的蹊跷。大人若是放心,学生可以利用各种关係先将宁姑娘藏匿起来,大人只需再忍耐三年,以后可就儘是团圆日子了。」
      「我等不了那么久!」白澜一挥手,脱口道,想来这事情早在他心中思量千百回,主意早已定了:「白儿九月就要生产,此前我必须回到京城去;而她肚子一日大似一日,瞒不了多久的,脱离教坊司已是刻不容缓,此事从现在开始一分一秒都拖不得。」
      我插了一句,说这就找老马车行用八百里加急送高七进京,白澜满意地点点头,续道:「宗设那边尽快结束,你没有进士帽子,我拿军功向皇上举荐,加上桂、方两位大人从中说项,我这个位子非你莫属。」
      我一脸苦笑,白澜自然明白,笑道:「你以为你是上了贼船了吗?那可真是千错万错了!总揽朝廷江湖事务的权力究竟有多大,不坐上这个位置,你想都想不到,远的不说,我一介书生在江湖能翻云覆雨,所凭为何?何况你还身怀绝技呢!」
      「若我是皇上,才不会把这位子交给你,以你的聪明才智,没準儿日后弄出个挟江湖以自重来。不过皇上他深居大内,岂能想到堂堂一榜解元竟是江湖绝顶高手?就算知道,没有有心人替他解释,又岂能明白这其中的关节?怕是看你这副文绉绉的模样,有什么疑虑也都打消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狠狠干2016在最新版ckplayer在线视频_就去干姐姐_偷拍自拍哥哥干色豆豆_干妹妹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